首页 > 北京卵巢早衰包怀孕 > 诸葛亮与抑制豪强
2021
05-21

诸葛亮与抑制豪强

  《三国志》在介绍诸葛亮时,开篇有一段非常的记载:

  亮躬耕陇亩,好为《梁父吟》。身高八尺,每自比于管仲、乐毅,时人莫之许也。惟博陵崔州平、颍川徐庶元直与亮友善 ,谓为信然。

  “走马举诸葛”的徐庶大家都知道,去了曹魏之后,出任御史中丞,属于中高级官员,可是在正史中,他却排在没有官职的崔州平后面。

  原因很简单,崔州平姓崔。

  博陵崔氏是东汉最顶级的学阀家族,曾祖崔骃在文学上与班固齐名,祖父崔瑗在书法上被“草圣”张芝自云“上比崔杜不足”。

  崔州平的叔叔崔寔更是留下了一个宝贵的财富《四民月令》。

  该书详细记载了大庄园地主是如何经营自产业,农林牧副渔样样齐备,纺织、制药、酿酒、炼铁、牧马,所有高利润的垄断行业无一不涉及,甚至拥有独立的学校和市场以及强大的武装力量。

  而正是拥有了强大的垄断经济后盾之后,“财富自由”的崔家也开始了广泛的交友和积极参与政治,崔寔的爷爷崔骃出任了大将军窦宪的主簿,爸爸崔瑗跟马融、张衡是铁哥们,车骑将军阎显大将军梁商先后都想把他征召到幕府。

  到了汉末,哥哥崔烈(崔州平的爸爸)更是名震河北,官职太尉,北芒阪下迎驾,率领文武百官指着董卓骂的就是他。

  随着崔家产业的不断做大,政治影响力更是不断的增强,魏晋时期多人位列三公,南北朝时期升至第一流的士族,到了唐朝被列为禁止通婚的七姓十家,公推为“士族之冠”。

  嗯,与后世的湘军类似,这就是教科书上被无数次提到的,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。

  随着东汉崔氏这样的大农场主不断的进行土地和人口兼并,朝廷能够获取的税源也就越来越低,一旦出现天灾或者异族入侵,就只能通过对民众加税来缓解。

  而加税又一定会形成恶性循环。

  一方面,百姓为了避税,会逃亡到大地主手下为奴,进一步扩张地主阶级的力量,使得汉桓灵二帝不得不通过卖官(让度政府权力)来解决财政。

  另一方面,加税还会引发农民起义,迫使朝廷不得不借助地主武装去镇压,使得四世三公的袁绍袁术兄弟做大。

  最终,代表着皇权和寒门的曹操与代表着大地主庄园的袁绍,通过一场官渡之战,为这个恶性循环按下了暂停键。

  而从这个角度,也能解释三国迷圈里的一个老话题,为什么曹操不听从谋士们的建议杀掉刘备。

  把抑制豪强作为革命口号的曹操,可以杀边让孔融崔琰杨修这些名士,但是不能杀刘备和张绣,否则张辽张郃徐晃等代表的寒门力量根本就不会支持和投靠他。

  这也解释了三国志当中,天纵奇才的诸葛亮却“时人莫之许也”,不被主流承认,直到被徐庶引荐之后,才得到出山的机会,与刘备君臣相得鱼水之欢。

  根源,就是诸葛亮的政治主张跟曹操一样,都是通过法治,“抑制豪强”。

  所以,诸葛亮在大地主阶级势力强大的东吴和荆州,虽然哥哥地位高崇,姐姐们都嫁入豪门,但是却跟统治集团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面。

  同样,与诸葛亮惺惺相惜的“诸葛四友”加入曹魏之后,在“九品中正”的后曹操时代没有取得如诸葛亮般的高位,引发了诸葛亮:“魏殊多士邪!何彼二人不见用乎?”之叹。

  背后,是曹操死后,曹魏政权从“唯才是举”,转向了“九品中正”。

  而随着诸葛丞相星落五丈原,历史的进程在官渡被暂停之后,重新开启了加速键,大踏步的迈向了门阀鼎盛的魏晋南北朝。

  所以呢,研究诸葛亮是如何“抑制豪强”以及北伐,就有着重要的意义。

  小说里面,北伐之前写的是诸葛亮七擒孟获,但实际上诸葛亮“五月渡泸深入不毛”,秋天就班师回成都了,孟获们跪的比司马粑粑都快。

  而诸葛亮的真实手段,三国志里面说的很明白,“徙其豪帅于成都,赋出叟、濮耕牛战马金银犀革,充继军资,于时费用不乏。”

  剧本是不是很熟悉?

  刘备入蜀之前的益州,原本是各地如博陵崔氏的豪帅统治,宛如一个个地下王国,政府只能通过豪帅们间接收税。

  而诸葛亮的南征就是一次削藩和反垄断,把豪帅们迁走之后,则可以对民众直接收税,极大的扩张了蜀汉政权的税源与兵员。

  正是凭借着这种加大直接税,缩小间接税,蜀汉才能以一州之地数次北伐,跟经济体量是蜀汉十倍的曹魏斗得旗鼓相当。

  甚至诸葛亮第一次北伐是他一生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,原因之一,也是他刚刚从南中各部一次性获取了大量的战略资源。

  当然,持续刀口向内只会激化矛盾,自诩管仲乐毅的诸葛亮必然也会打管仲看门手艺的对外经济战。

  通过抑制豪强,蜀汉政府垄断了盐铁与蜀锦,组建了大型的国有产业,诸葛亮便以盐铁与蜀锦为锚,搞起了“石油美元”两千年前的雏形,“蜀锦直百钱”。

  诸葛亮规定了,想要购买蜀锦等物资只能使用直百钱,而直百钱虽票面价值100,但含铜量却跟一文钱没啥差距,成本比我们现在的纸币还低,与电子货币几乎相当。

  而这些纸币却凭借着蜀锦的背书,一边沿着长江水道东下,掏空了长魏吴两国豪强名士们的腰包,一边沿着雍凉的丝绸之路西去,割了中东和欧洲贵族们的羊毛。

  最终,除了蜀国的地主们被割了之外,在货币与贸易的力量之下,其他国家的地主们,也在不知不觉的为蜀汉北伐的军费添砖加瓦。

  而这也解释了诸葛亮为什么要力排众议,与血仇的东吴缓和,祝贺孙权称帝,还要出兵祁山,攻占没啥人口的雍凉。

  诸葛亮要为蜀国制造打开三国时代的“一带一江”,争取“蜀锦直百钱”的国际支付地位,在手牌有限的情况下,尽可能榨取全球的税源,以实现北伐大计。

  这就是历史上那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丞相。

  而迈出如此宏伟愿望的第一步,就是要“七擒孟获”。
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